治学楷模 为人师表

张孝文   

    今年是刘仙洲教授诞生一百周年,我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纪念他。敬仰他在治学态度及为人品德上给我们树立的光辉榜样,怀念他在清华的建设和发展中所作出的杰出贡献。今天在倡导弘扬清华优良学风和光荣传统的时候,纪念及学习刘老的好品德、好作风就显得更有意义。

    刘老是我国著名的机械工程学家和教育家,1952年起就担任清华大学副校长,到文化革命开始时为止,他一直是学校的第—副校长。我是1952年考入清华机械工程系的,那时刘老已年过六旬,他主要精力已集中于进行我国机械工程史的研究,加以校务繁忙,这样我们就没有机会再聆听他亲自讲授了。不过我们的一些任课老师大多是直接受过刘老教育、培养的,他们在向我们教授知识的同时,常常提及刘老的治学态度。同学中也广泛地传颂着刘老在教学及日常生活中严格要求的事例,这些好传统及好作风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成长。

    1955年刘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《人民日报》为此作了报导,并发表了刘老本人及蒋南翔同志的文章。很巧,我也是那年年初入党的,得知刘老入党的消息,给了我们这些新入党的年青学生很大鼓舞。老一辈科学家经历艰难曲折的道路,经过反复对比最后在政治上选择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道路,这更坚定了我们对人生道路选择的信心。

    毕业以后我留校工作,虽然与刘老无直接工作关系,但也多了接触的机会。我相信所有与刘老有过接触的同志都会有个感觉,在你面前的是一位可敬可信、知识渊博、办事认真的长者。生活在社会上,你一生会与各种各样的人交往,三教九流各有特色,有的亲切诚恳,有的将心比心,也有谦恭有余,或年少气盛,或巧言令色,甚至有些人没有说上几句话就会使你感到最好离开他远远的。像刘老那样“神清骨爽”,能使人不觉“肃然起敬”者的确不多。

    文化革命开始,清华园内大大小小的“当权派”都靠了边,刘老被打成“反动学术权威”。有一度我们被编在一个组内经历“斗、批、改”。这使我对刘老的为人更加深了了解。那时他处境很困难,两派武斗时有一伙人持枪到他家抢夺现金和存款。反过来却又被诬为“用金钱支持武斗”。这样事例很多,对这些诬陷不实的行为,他据理力争,决不屈服。给我影响很深的是他对待“检查”的态度,他十分严肃认真地解剖自己,对自己一生作实事求是的分析,并坦率地叙述对教育的观点。他以“可以不说话决不说假话”的态度,在逆境中再一次显示出他的崇高品质。当时他成了被通报全国的“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代表”,但我们都感到他对民族、对事业的献身精神却没有改变,多次表示有生之年仍要为国家建设及科学发展贡献力量。

    记得还有一次,“革委会”组织我们去校外参加农业劳动,刘老已78岁高龄仍坚持与我们一块走着去,一块走回来。在劳动时他脱了外衣汗流满面,态度十分认真,对农民的劳动成果—粮食十分珍惜,使我们年轻的同志很受感动。1969年中我去了鲤鱼洲,从此就没有机会再与他有过来往。

    在粉碎“四人帮”前一年,传来了刘老不幸在北医三院病故的噩耗。当时,我从鲤鱼洲回来后离开工字厅到了化工系,正在接受“反右倾回潮”批判后的“开门办学”任务,得知这个消息后心中茫茫然而有所失,感到十分悲痛。

    刘老逝我们而去已有15年了,他那崇高的为人品德及严谨的治学态度却在清华园中永存。

(《刘仙洲纪念文集》第55-57页,清华大学出版社1990年出版)